Sudo x Make School 矽谷培訓及工作心得

當初會來面試這次Make School的工作機會主要有兩個:第一個是因為它是全英文面試,可以跟美國公司的人面試,我覺得這是很好讓我練習英文面試的好機會,第二個原因是因為它能讓我免費去矽谷來受訓,我認為這是一個在大學生涯中擴張自己眼界跨出舒適圈的時機,反正失敗也不會損失什麼,只會有更多經驗而已,所以我就決定去報名了!感謝上帝最後我錄取了這份工作,讓從來沒有踏上美國地土的我,能有這個機會去工程師及新創圈的聖地‑矽谷。

  在矽谷這兩週的受訓期間,看似很短卻讓我有非常豐富的經歷,在這邊我結交了一些很厲害想法也很棒的同事,例如:Sanjay, 他是南非人,看起來大概30幾歲。他自己在youtube上有個頻道教Swift,聽說蠻有名的,我問他說:「你都那麼厲害了,為什麼還想要來Make School?」他回答我:「I just want to do something new!」他想嘗試不一樣的事物、認識不一樣的人、更多的年輕人,所以就來這裡了!他也鼓勵我可以多去嘗試不一樣的事物,他說這次來Make School是一個很棒的經驗,會對我以後的職涯有很大的加分跟幫助!再來是Chase,他是個很有理想的人,Summer Academy結束之後,他就要開始自己的startup了,他說:「你不可能準備好再開始,只要你很清楚你的Vision是什麼,就可以馬上開始了,因為一定不會有準備好的時候!」「盡可能不要讓自己過得舒適,讓自己迎接更多的挑戰」跟他聊天真的時時刻刻都在衝擊著我的思想!

 

  在受訓開始前,Make School的人為了讓我們能更熟悉其他來自世界各地的同事以及更喜歡這份工作,他們安排了幾天的旅遊給我們,其中有一天還是CEO Jeremy親自帶我們逛舊金山市,我就好像紅樓夢裡的劉姥姥一樣,逛著舊金山這個大觀園。不過很感謝有這段時間,讓我能跟同事們更加熟悉,也讓英文沒那麼好的我能夠趁這機會多練習自己的會話技巧,慢慢的改善溝通不良的問題。

 

  除了正常在Make School受訓之外,我還參加了當地其他公司所舉辦的活動,因著室友的人脈廣擴及正值WWDC,我有機會進入Uber、yelp、Firebase、Google這些大公司及新創公司的內部。Make School的訓練教導了我如何成為一個好的領袖及好講師,怎麼樣教才能讓學生成為一個好的iOS開發者,在矽谷去這些公司的參訪中也讓我開了眼界,這兩部分讓我在矽谷有極大的衝擊,回來台灣後我把這些記憶和日記整理成以下幾點:

 

一、 主動性

 

  我覺得在矽谷這裡的人,主動性非常的高,在台灣我覺得自己已經算是比較主動的人了,但是來到這邊之後我發現跟這些優秀的人比起來,我算是被動的。

 

  有一次訓練中,講到該如何出問題給學生練習,台上的講師Mike開了一份google docs,他出了一份功課,要我們一人想8個問題然後寫在文件上隔天大家可以一起來討論。這份功課不會記名、也不會有分數、大家也不知道你打了哪些問題,如果這情形發生在台灣的教室中,教授出了一份作業,不會記名、不會影響到學期成績、你就算寫了功課也不會有人知道,我想應該很少會有人完成這份功課吧。但是在這邊,當Mike剛講完這份功課時,大家已經就迅速的開始把問題打在google docs上,還有人跑去寫程式截圖,很精心地在設計問題!不到5分就寫了5,6頁,我想這是在台灣大學當中很難看到的景象吧!

 

二、 Make School的教育方式

 

  這裡的教育方式跟我在台灣所受的教育還蠻不一樣的,有一天早上的訓練是教導我們如何利用有趣的工具及遊戲,來提升學生學習程式的興趣及動力,例如當我們在教function時我們可以用類似演戲的方式,讓學生來扮演各種變數、functions,讓他們能以分組的方式來討論,想出屬於自己獨特的function,最後再回到code上。我很喜歡把學生分組的idea,它就類似翻轉教學,讓學生互相討論該怎麼做、怎麼創造,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只有我們在台上講解定義而已,這樣也能讓學生學習如何團隊合作、並且透過討論還能學習在別人身上你所沒有的知識及想法!

 

  在Make School有很多與台灣十分不同的教學方法,例如在這邊是不會為學生打成績的,在Make School裡是不會稱讚別人他是有天份的,你今天一切的成就、厲害都是來自你的努力、你不放棄於學習,勤奮不懈來達到的。所以同樣的,我們在教導學生的時候,要讓他們知道說,誰誰誰寫程式很厲害不是因為才能,而是因為努力和不放棄。我們剛開始在學寫程式的時候不就是這樣走過來的嗎?有因為天賦就讓人天生就會寫code嗎?並不會,我們都是這樣不斷的練習、不斷的error、不斷的失敗才有今天的。

 

  還有一個我覺得很棒的教育方式是在受訓期間,Make School特別交代我們要讓學生覺得犯錯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一件事,在矽谷這裡他們很強調失敗的經驗,台上的指導者Alan就自己承認說其實以前他很不善於演講,但是他知道自己現在失敗是一個必經的過程,所以我們要想辦法讓學生知道說在寫程式時會犯錯是正常的,要讓他們知道其實我們這些instructor以前也是這樣一直犯錯走過來的,但我們享受在犯錯的其中。

 

三、 在台灣教室中難見到的發問情景

 

  我在矽谷這邊,看到一個景象,不管是課堂中或是演講進行時,台下隨時都有人舉手想發問,不管是對講者的觀點有疑問或是聽不太懂問題,他們都很自然大方的舉手來表達自己的意見,好像沒被點到就會得絕症一樣,迫不及待的想讓講者點他。我想這很難發生在台灣的教室當中吧?在台灣校園中最尷尬的時刻通常就是當台上講者問說有沒有問題時,台下卻是一片沈默沒人舉手,比演講中的講話聲音還安靜。

 

  也許是教育環境的關係,在華人社會當中,我們被教導不可以跟別人不一樣,當只要有不一樣的想法被提出,就會被冠上「愛搞獨特」、「想出風頭」或是「他好吵哦」這類的評論,使得我們漸漸開始不太敢去問問題,提出自己的想法。這讓我想到在我高中時,我上課有問題想發問,卻被臺上的老師以這會干擾到教學進度為由叫我先別提出來,或是覺得我的問題太蠢了而不想理我。

 

  我也曾經聽過別人這樣說我:「李孟霈是因為想搞獨特,才會那麼愛問問題。」我承認我因為這樣,開始覺得是不是以後上課少問點問題會比較好?是不是環境的關係,讓我們懼怕了?變得不太敢問問題,甚至是變得不會問問題了,怕跟別人不一樣,怕問了蠢問題被老師同學笑,太多的否定扼殺了我們的「創意」?在台灣,上課中一直問問題會被當作是群體中的異類,但是在矽谷,如果你一直都沒有問題,那才奇怪!

 

回台之後:

 

  當我帶著這些衝擊與看見回來台灣後,就即將開始今年Make School 與Sudo合作在台北的首場Summer Academy,教導學生如何在一個月從完全不會寫程式到能設計出一款iOS APP,真的要感謝在矽谷的這段培訓,我們塑造了一個很奇妙的學習環境:我中午喊吃飯了卻沒人理我,大家都繼續待在位子上打程式,常常時間過了15分卻沒有人想離開位子來拿便當,甚至有一天午餐是披薩也是如此!有學生在來上課之前已經失眠了一週無法專注,但來上課之後卻突然能夠集中精神而且因為coding一整天的關係回家倒頭就睡失眠症狀完全消失了。

 

  透過Make School的教材及別於台灣教育方式的教法,許多學生在課程一個月之後的Demo Day展現出他們自己所做的APP與遊戲,雖然還有一些小bug要修正,但真的是非常的精緻,它的精緻程度應該能比擬在系上歷屆一些組別的畢業專題!在這一個月的Summer Academy當中印證了這句話:

 

你不需要很厲害,才能開始;但你需要開始;才能很厲害。

 

  我自己也在這一個月的教課當中有很多成長,我嘗試了許多我的first time:第一次用自己設計的教學方法帶領學生做pair programing,設計程式專案;第一次嘗試用引導的方式來教導學生,不是直接幫他們解答程式問題,而是教導他們如何利用Google, Stack overflow找出答案來達到最佳學習的效果;第一次教課累到回家晚上8點就睡覺4點起床備課持續了一個月。非常多的first time,讓我有極大突破和改變。

 

火把教會的主任牧師對教會的大學生講過一句話:「大學生活只有一次,不要被自己限制住,你要勇敢的走出去。」

 

  謝謝你耐心看完我的文章,如果你有任何feedback,歡迎你留言或私訊給我~也鼓勵大家勇敢走出你的舒適圈,勇敢接受生活中的大小挑戰,不要被限制住而不嘗試改變,雖然改變會帶來不舒適,但會擴張你的眼界,讓你越來越厲害!

 

感謝上帝,給了我這麼棒的工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